富力对范帅离任早有准备中超涌现3位克罗地亚教头

北京国安的新主帅比利奇就是克罗地亚人

中国在统筹做好自身防控与发展的同时,积极参与国际合作,为海外战“疫”贡献力所能及的帮助,亦有助于将应对冲击的防线前移。

算上托米奇,中超赛场的克罗地亚籍主帅已经有三位,前两位分别是莱科(上海上港)和比利奇(北京国安)。相比莱科和比利奇在球员时代的成就,托米奇的球员生涯平凡无奇,2006年,被河南建业解约后,29岁的托米奇便宣布退役并开始转型做教练。

中金公司首席经济学家梁红表示,中国基建投资在很多方面仍有不足,此次疫情暴露出公共卫生领域就是其中之一。虽然基础设施投资的稳增长作用不可取代,但不宜在短期内快速拉升基建需求,相关投资应着眼于补短板,向公共卫生、大城市基础设施、环保等民生领域倾斜。

“相比需求冲击,供应链中断将对全球经济造成更负面影响。”恒大集团首席经济学家任泽平担心的,则是持续延烧的全球供应链危机。随着近期中国有序开启复工复产,其矛盾中心似乎正转向海外。

病毒四处传播,其对经济的影响亦持续发酵。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刘英向中新社记者表示,疫情对全球贸易、消费、投资都将造成显著影响,更多国家料将采取严格措施限制人员流动,投资者预期也越发不稳定。

范布隆克霍斯特的突然离任多少有些措手不及,但俱乐部对此早有准备。在范布隆克霍斯特决定赛季后就离开之时,富力就启动了新帅的遴选工作。疫情之下,外籍人士入境有诸多不便,这也让舆论猜测富力会不会选择使用本土教练。对此,富力俱乐部人员透露,在主帅人选上,俱乐部依然倾向使用欧洲教练。

截至北京时间3月4日10时,中国境外新冠肺炎确诊病例累计超过1.2万例,海外新增确诊病例也连续多日超过国内。

新快报讯 记者王敌报道 北京时间昨天,克罗地亚球队萨格勒布火车头正式宣布主帅戈兰·托米奇离任。这个消息算是托米奇即将来华执教的一个信号,此前便有消息称托米奇将挂帅广州富力,但由于感染新冠,托米奇的签约被搁浅。随着老东家宣布其离任,富力新帅的面纱也逐渐摘去。

在多轮选拔之后,戈兰·托米奇和富力基本达成一致。然而,就在签约的当口,托米奇感染新冠,也让这次合作被拖延。好在,托米奇的新冠症状并不严重,很快得以痊愈,这个消息也让富力稍感安心。据悉,托米奇目前正处于被隔离状态,而广州富力也在积极为托米奇申请签证。考虑到托米奇来华之后还要被隔离14天,托米奇最快也要到2月中旬才能带队训练。目前,富力在新领队肇俊哲的带领下进行冬训。倘若主帅迟迟不能到位,富力的备战质量必然会受到影响。

野村证券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陆挺亦认为,要谨慎考虑刺激政策规模,避免出现新一轮低效基建投资大潮。只要当下纾困和复工政策到位,疫情后被延迟抑制的部分需求将反弹,未完成的生产订单亦会被企业加班加点完成,经济必然出现复苏,并一定程度上弥补疫情期间损失。

一方面,出口和进口走势变化通常高度同步,中国货物贸易顺差减少幅度可能不如出口本身减少幅度大;另一方面,在海外地区生产受疫情影响的情况下,各方或因替代效应增加对中国出口的需求,这也会部分抵消全球总需求下降带来的冲击。

面对海外疫情升级带来的“二次冲击”,观察者们普遍认为,中国可适度增加经济刺激规模,但政策制定须更加理性,追求可持续、高质量的增长。

以当前疫情较严重的日韩两国为例,任泽平表示,作为产业链重要一环,2018年日韩半导体材料市场销售金额合计达164.1亿美元、半导体设备市场销售金额合计达271.8亿美元,其疫情恶化将造成全球半导体原材料短缺、核心零部件短缺、制造成本上升等主要冲击,中国亦会受到波及。

在此情况下,有分析认为,疫情将导致全球总需求下降,中国外需面临锐减风险。对此,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坦言,上述负面影响确实存在,但其对中国经济的冲击不宜过度高估。

托米奇的优势在于丰富的中国联赛执教经验,他先后执教过北京八喜(现北体大)、天津松江(即后来的天津权健)和浙江毅腾。2017年,托米奇还曾追随偶像埃里克森(富力前主帅)出任深圳佳兆业的助理教练。对托米奇来说,如果确定执教富力,这将是他第一次登上中超主帅的舞台。

在刘英看来,各方应利用G20、上合组织、APEC等平台,充分加强政策协调,密切开展合作。“这场疫情是对全球的共同考验,如果各国合作得好,就有可能把疫情对经济的影响降到最低。”(完)

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警告称,2020年上半年全球经济增长将急剧放缓,并将全年增长预期将下调至2.4%。世界贸易组织则预计,全球货物贸易今年一季度将延续疲弱态势,并可能受疫情影响进一步走弱。

此外,当前在拉动中国经济增长的“三驾马车”中,消费和投资已成绝对主力,经济驱动因素由内需主导,即便净出口贡献有所下降,也不会对中国经济基本面产生实质性改变。

不过危机中也蕴含转机。疫情之下,中国相关产业能否加快转型升级步伐,强化自主供应链配套,是实现转危为机的关键所在。

以基建为例,其向来是经济刺激政策的主力。尤其在疫情短期抑制消费的情况下,通过基建投资扩内需的重要性凸显。